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2019-05-24 网络 转载
收藏

摘要: 来源:国画通鉴图片来源:云上文化

  来源:国画通鉴 图片来源:云上文化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于非闇(1889-1959)原名于照,字非厂,别署非闇,又号闲人、闻人、老非,山东蓬莱人,母系为爱新觉罗氏。曾祖父于明保、祖父于钟英、父亲于文森,三代都是举人。于非闇幼时读过私塾1908年入满蒙高等私塾,1912年入北京师范黉舍学习,一年后任教于北京市立第二小学,兼任及北京《晨报》美编,同时随民间画家王润暄学习绘画。写有《都门钓鱼记》、《都门艺菊记》、《都门养鸽记》等书,影响颇大。1935年到故宫古物陈列所(今故宫博物院)工作,临摹、研究了故宫收藏的大批绘画,打下了松软的传统绘画基础。此时他担当古物陈列所附设的国画研究馆的导师,并前后任教于北京师范黉舍、京华美术专科黉舍、华北大学、北平艺术专科黉舍。1936年在北平中山公园举行初次小我画展。中华国民共和国树立后,他接踵担当了中央民族美术研究所研究员、北京中国画院(今北京画院)画师、副院长等职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工笔花鸟画,亦工写意花鸟,初学陈洪绶,继之研究宋元诸家,对赵佶工笔花鸟画法用功尤深,其画线条谨严、劲挺无力,设色典雅、清丽、匀净,画面具有装潢性,形象刻画过细精微,生动传神。观其画作犹如身临大自然傍边的真实景象,赏心悦目,沁民气脾。代表作有《玉兰黄鹂图》、《红杏山鹧图》、《和平鸽图》、《果实来禽图》等。著《我怎样画工笔花鸟画》、《中国画色彩的研究》、《都门养鸽记》、《都门艺菊记》、 《于非闇工笔花鸟画选》等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于非闇46岁阁下开端画工笔花鸟画,从学清代陈洪绶入手,后学宋、元花鸟画,并着意研究赵佶手法。重古意是于非案的一大特色,他在性命的末了一年,于病中作了一幅《喜鹊柳树》,在题跋中写道:“从五代两宋到陈老莲是我学习传统第一阶段,专学赵佶是第二阶段,自后就我栽花养鸟一些知识从事写生,兼汲取民间画法,但文人画之经营地位亦未尝忽视。如斯用功直到本日,深深体会到生活是创作的泉源,浓妆艳抹、淡妆素服和统统表示技能均以此出也。”这是他对一生艺术里程的重要总结。但师古而不泥古,创两宋双勾技法之新,自成画派。构图打破陈规,用笔刚柔相济,着色求艳丽而不俗。如画牡丹,取春之花、夏之叶、秋之干而成,既能远观,又可近赏。且擅长在画上题诗跋文,配以自刻印章,使画面饶有意趣。他艺风谨严,订有日课,未曾稍懈。在古物陈列所工作期间,接触到不少古画,而且经常出没于古董店,借古画临摹,汲取很多技法。还到北京故宫研究名作,开扩了眼界,提高了画艺。到沈阳故宫临摹黄筌《写生珍禽图)及赵佶《瑞鹤图》,继承实际主义传统。除学习卷轴画外,又学宋纯丝古朴的装潢手法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于非闇的工笔花鸟不只得李公麟之笔法,蓝瑛之多变的作风,还表示着陈洪绶的高古之风趣。《仿宣和御笔花鸟》于疏廓里见真意。分外画中羽毛鲜艳的小鸟,微微仰头的一瞬,极显天真古趣,最能传达画外之意。在此基础上,于非闇的绘画作品同样可以或许或许渗透出时代的气息。进入二十世纪五十年月以后,跟着社会环境丕变,其作品也有所表示。他曾说“花鸟画要画得生气蓬勃,使人乍后如亲临其境,如观赏鲜花和生动的虫鸟一样,消除掉一天的疲荣,更感生活幸福。”这种“生气蓬勃”的表示手法最显著见于五十年月中后期,他以工笔重彩填矿物颜料为地,以凸显反视画中景物的色调和质感。从以上几点可以或许或许看出,于非闇的作品交融了众家之长,得百家之法,因此,在于非闇的绘画作品中,咱咱咱们应该首先确定的是于非闇踏实深厚的绘画功底。于非闇的《双钩竹雀图》,是一幅在民间收藏的作品。这幅画,构图谨严,用笔流畅,工笔用的线条、用墨线浓淡、粗细、虚实、轻重、刚柔、曲线表示的十分到位,先是出了于非闇所具有的踏实的中国画功底。正如中国驰名书画巨匠杨仁恺所言,蓬莱于氏双钩“竹雀图”用笔老道雕嵌绿尤见清逸属佳作妙品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于非闇的工笔双勾重彩花鸟画,重要接收了三方面的营养。一是从古代绘画遗产中汲取传统精华。上文便是对其这一特色的描述。二是于非闇看重从写生中体察物理、物情、物态。三是于非闇不时借鉴民间绘画中优越的技法。比如装潢作风、色彩的对比与协调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在勾线用笔上则以书法入,表示出形象的气骨。于非闇反对过于工巧细密而失掉笔墨高韵和全体精力,作画不墨守成规,敢于创新。就笔法而言,他初以赵子固、陈老莲笔法为本,兼得圆硬尖瘦之趣,后以赵佶瘦金书笔法入画,笔道有了粗细、软硬、顿挫,波磔的变更,不只书意大增,且使线条具有表示质感、体积感、空间感的丰富变更。对付工笔花鸟画来说,能否很好地描画出树木的枝干犹如勾线设色一样,都是检验一个工笔画画家技能程度高低的重要参照。在工笔画中,如果把处于次要地位的枝干刻画得过于过细精到,虽然形象逼真,但在全体效果中就会显得喧宾夺主,影响主题。如果把枝与干的状况弱化,忽略它的存在,即使是特出主题,但对付画面自己就会缺乏协调,全体效果不够同一。有的画家之所以用写意的办法在工笔画中表示枝干,便是回避了这方面的欠缺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于非闇的《木笔山鹧图》,小枝与主干之间不只在穿插避让上井然有序,主次相干明白,表示技能也更生动自然。主干的线条虽然粗犷却不显粗糙,笔势稳重结实,过细的皴擦使枝干具有很强的平面效果,再加上淡赭色的渲染,很有些西画的韵味。盛开的辛夷花娇柔轻灵,给人以恬淡宁静、端庄秀丽、平和安详之感。层层晕染的花瓣丰满滋润,仿佛是由晶莹的玛瑙雕琢而成,那轻灵滋润的样子,让民气旷神怡。 填色上于非闇主意柔婉鲜华,《祥云瑞鸽》写五只飞翔的瑞鸽。五只鸽子的羽毛色彩极尽变更之妙,而每一鸽子的羽毛又有分歧。与祥云的色彩变幻颇为呼应。而且在全体构图上生动、精到,耐人寻味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在于非闇的绘画作品中,宋人高古的气韵,精到的笔法与色彩的艳丽并不像抵触,不会因“艳”而显出“俗”,恰是绘画巨匠的高明之处。所以艳美之色与高古之意,全体的贯串在于非闇的作品傍边的,是一格基调,也是辨认其作品的基本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  在书法上,于非闇仍因此古为师,习宋徽宗赵佶独特的“瘦金体”书法,而且相当有造诣,是近代写“瘦金体”首屈一指的巨匠。对付工笔画家来说“瘦金体”不只可以或许或许锻炼笔力,而且这种瘦硬的书法作风与工笔画相得益彰。《木笔山鹧图》中,用酣畅挺拔的“瘦金书”题写了一首白居易的诗《题灵隐寺红辛夷花一戏酬光上人》:“紫彩笔含尖火焰,红胭脂染小莲花。芳情香思知多少,恼得山僧悔出家。” ,颇见其趣。其书法配其工笔花鸟,古意更浓。 深厚的传统文化和内心修养与绘画书法的结合,使其艺术作风温润鲜明,成为全面的充斥文人气的书画大家。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于非闇:工笔传写意之韵味 写意含工笔之庄严

注:本站原创内容迎接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相干文章

收藏

编辑推荐

每日推荐

每周热门

  1. 1大卫·霍克尼大型回想展 亮相泰特美术馆
  2. 2“墨韵东湖 锦绣华章”江西四方书画院佳构展睁开
  3. 3光华之路——中国现代艺术展
  4. 4石涛:笔墨当归何处
  5. 5宋元元: 配角登场

艺术批评

收藏存眷

推荐资讯

对付咱咱咱们联系咱咱咱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参谋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:聚生IT新闻网  医德网-医生资讯搜寻  华夏夜读网  狗狗大全网  中国优质生活网  中国教育资源网  香港都市日报网  速诚物流网  中国太阳能光伏网  中国建筑装饰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