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“老者”思惟诠析

2019-05-26 《光明日报》 郭淑新 王子廓
收藏

摘要: 孟子曰:仁,人之安宅也;义,人之正路也。(《孟子离娄上》)在孟子的仁政学说中,善养老者是安宅正路的详细内容之一。孟子从家庭和社会两个层面阐述其老者思惟。在家庭层面,物质关怀和精力关照相辅相成,为老者养老构成协调的家庭气氛;在社会层面,看重

  孟子曰:“仁,人之安宅也;义,人之正路也。”(《孟子·离娄上》)在孟子的仁政学说中,“善养老者”是“安宅”“正路”的详细内容之一。孟子从家庭和社会两个层面阐述其“老者”思惟。在家庭层面,物质关怀和精力关照相辅相成,为老者养老构成协调的家庭气氛;在社会层面,看重黉舍教育与树立社会包管轨制互相结合,为老者养老构建优越的社会气氛。孟子的“老者”思惟,不只表示了对老者老有所依、老有所养的人文关怀,亦彰显了对老者老有所终的最终关切。
 
  在孟子看来,敬老、养老不只表示为给予老者以物质上的关怀——“口体”之养,加倍重要的是应对老者予以精力上的关照——“心志”之养。孟子曰:“曾子养曾皙,必有酒肉;将彻,必请所与;问有余,必曰:‘有’。曾皙死,曾元养曾子,必有酒肉;将彻,不请所与;问有余,曰:‘亡矣。’——将以复进也。此所谓养口体者也。若曾子,则可谓养志也。事亲若曾子者,可也。”(《孟子·离娄上》)在孟子看来,曾子奉养曾皙,可称得上是“心志”之养。而曾皙死后,曾元侍养父亲曾子则只是“口体”之养。侍奉父母,理应像曾子那般尽心才是。
 
  虽说食色性也,食色是人类生计繁衍不行或缺的必要条件,然而在孟子看来,食色重要是为了维持性命、繁衍性命,但性命的意义和价值却不在于食色。“体有贵贱,有小大。无以小害大,无以贱害贵。养其小者为小人,养其大者为大人。……饮食之人,则人贱之矣,为其养小以失大也。饮食之人无有失也,则口腹岂适为尺寸之肤哉?”(《孟子·告子上》)孟子认为,口体之养与心志之养,就性命自己而言,虽然同等重要,但就性命的意义和价值来说,就有了小大贵贱的差别。
 
  “养口体”与“养志”在孟子的“老者”思惟中实则一体之两面。“养口体”首先应使老者衣食无忧:“颁白者不负载于途径矣。老者衣帛食肉。”(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)而“养志”则表示为尊重老者的心愿、意志。孟子曰:“挟太山以超北海,语人曰:‘我不能。’是诚不能也。为父老折枝,语人曰:‘我不能。’是不为也,非不能也。”(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)对此,朱熹认为:“为父老折枝,以父老之命折草木之枝,言不难也。”(《孟子集注》)孟子的这一思惟无疑是对孔子“今之孝者,是谓能养。至于犬马,皆能有养;不敬,何以别乎”(《论语·为政》)思惟的继承和发挥。因此,孟子既夸大“颁白者不负载于途径”的必要性,亦看重“为父老折枝”的重要性,从而将“口体”之养与“心志”之养无机地勾连起来。
 
  “正人有三乐,……父母俱存,兄弟无故,一乐也;仰无愧于天,俯不怍于地,二乐也;得世界英才而教育之,三乐也。”(《孟子·尽心上》)孟子将“父母俱存”视为人生之第一大乐事,并进而将儒家的“仁学”思惟落实到“仁政”的“实”处:“仁之实,事亲是也;义之实,从兄是也”。(《孟子·离娄上》)“事亲”是“仁”的表示,“从兄”为义的表征。
 
  养老成就不只触及家庭,而且关涉全体社会,因此,孟子认为,作为在社会中生计的人来说,不只应该“亲其亲”,还应该“长其长”。“大家亲其亲,长其长,而世界平。”(《孟子·离娄上》)也便是说,人咱咱们不只应该孝敬、侍奉自己的父母,还应该“老吾老和人之老”(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),使世界“无冻馁之老者”(《孟子·尽心上》)。在孟子看来,孝悌之道与治国之道密不行分。只要大家都履行孝道,能力够由己及人,把对自己亲人的恩惠,推扩到他人身上,敬爱世界人的父母、尊重世界人的兄长。总之,只要履行以世界为己任的“大孝”,方能实现世界宁靖。而教化庶民履行孝道,必需“谨庠序之教,申之以孝悌之义”(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)。庠序即古代的黉舍,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曰:“夏曰校,殷曰序,周曰庠。”古人云:设庠序以化于邑,学子愤慨于庠序,商贾喧噪于廛市。社会应对民众停止无关孝悌的教育,使庶民充足意识到“百善孝为先”的道理,从而自发地去履行孝道。
 
  孟子指出:“昔者文王之治岐也,耕者九一,仕者世禄,关市讥而不征,泽梁无禁,罪人不孥。老而无妻曰鳏,老而无夫曰寡,老而无子曰独,幼而无父曰孤。此四者,世界之穷民而无告者。文王发政施仁,必先斯四者。”(《孟子·梁惠王下》)意即文王治理岐周时,施行仁政,分外关照穷人中的四种人:鳏、寡、独、孤。此四种人中“老”者占其三。因为文王惦念的是穷人中的白叟,尊老之心感化了世界,所以世界的贤人都认定他是圣王,世界的老者都愿归依于他的治下。老者无忧无虑,能力使后代心安。“伯夷辟纣,居北海之滨,闻文王作,兴曰:‘盍归乎来!吾闻西伯善养老者。’太公辟纣,居东海之滨,闻文王作,兴曰:‘盍归乎来!吾闻西伯善养老者。’二老者,世界之大老也,而归之,是世界之父归之也。世界之父归之,其子焉往?诸侯有行文王之政者,七年之内,必为政于世界矣。”(《孟子·离娄上》)安顿了老者,也就安顿了民气,安顿了民气,也就拥有了世界。家齐、国治、世界平的道理亦在于此。
 
  孟子的“老者”思惟,亦彰显了对“老者”老有所终的最终关切。性命的繁衍与性命的终了、降生的喜悦与送终的凄哀,往往互相辉映而令人震撼。孟子主意:“养生者不敷以当大事,惟送死可以或许或许当大事。”(《孟子·离娄下》)在孟子看来,“养生”是有“始”的“金声”,而“送死”则是有“终”的“玉振”。“金声也者,始条理也;玉振之也者,终条理也。始条理者,智之事也;终条理者,圣之事也。”(《孟子·万章下》)以钟发声,以磬收韵,奏乐从始至终。人的一生也应有始有终,以达“智”“圣”相通,这在一定意义上也使得“养生送死”的伦理意义和道德价值上升到了形而上的层面,养生送死也就具有了最终关切的意蕴。
 
  以后我国生齿老龄化、老年家庭“空巢化”现象已呈递增趋向。跟着传统家庭养老功效的弱化,如何赡养“老者”不只是社会亟待解决的民天生绩,而且也成为间接影响社会协调稳固的政治成就。孟子的“老者”思惟对付解决我国甚至全体人类的养生送终成就,无疑供给了可资借鉴的思惟资料。

注:本站原创内容迎接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相干文章

收藏

编辑推荐

每日推荐

每周热门

  1. 1孟子“老者”思惟诠析
  2. 2西汉竹简本《老子》首章“下德为之而无以为”考释
  3. 3【井建斌】告别学术“官本位”之路
  4. 4【陈曦】“学术型办理”≠ “传授办理”
  5. 5【彭时代】学术奢靡之风更不能放过

艺术批评

收藏存眷

推荐资讯

对付咱咱咱们联系咱咱咱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参谋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:岳大包装网  华夏夜读网  绿化草坪网  九三农垦网  红心音乐网  四川法制传媒网  德州新闻门户网  冠熙新闻网  家具定制网  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网